甘肃首创“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图)

甘肃首创“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图)

甘肃首创“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图)

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女子戒毒学员习练“中医按摩戒毒技术”。 杨艳敏 摄
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女子戒毒学员习练“中医按摩戒毒技术”。 杨艳敏 摄

  中新网兰州9月21日电(记者 崔琳 魏建军)从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回归社会的戒毒人员姚某,凭借其在所内学习的中医自我按摩戒毒技术和方法,缓解了长期困扰他的吸毒稽延症状,并考取国家职业《保健按摩师》资格证书有了新工作,成为甘肃司法行政戒毒所为数不多的“成功典范”。

  两年前,面对戒毒人员难以摆脱“生理脱毒、心理戒毒难”、高复吸率的世界性难题,甘肃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在相关科研院所专家团队的指导下,探索创立“中医按摩戒毒技术”试点推广。
图为甘肃太昊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国家级高级中医按摩师莫兴邦指导女子戒毒学员按压穴位。 杨艳敏 摄
  图为甘肃太昊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国家级高级中医按摩师莫兴邦指导女子戒毒学员按压穴位。 杨艳敏 摄

  “中医按摩能戒毒?”起初,不光是戒毒所戒毒人员,众多司法干警也同样质疑该技术的可行性,一时间中医按摩戒毒创新引发不小争议。

  “医学界普遍认可吸毒成瘾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脑部神经系统疾病,会给吸毒者的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泌尿系统、生殖系统、免疫系统带来危害。”甘肃太昊职业培训学校校长、国家级高级中医按摩师莫兴邦告诉中新网记者,戒毒所常用的药物脱毒、针灸、戒毒仪等自然戒断法赖于专业人员、专业设施、专门药物,偏重于“外力”干预,导致离开这些必要条件,戒毒人员很容易再次复吸。
图为戒毒学员习练“中医按摩戒毒技术”。 杨艳敏 摄
图为戒毒学员习练“中医按摩戒毒技术”。 杨艳敏 摄

  在常见的戒毒方式里,针灸作为中国传统中医重要组成部分,戒断海洛因成瘾具有较为满意的疗效。鉴于上述原因,甘肃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于2013年起开始设想:“能否通过戒毒人员自主操作中医按摩方法,替代必须由专业人员操作、具有一定风险的针灸戒毒方法,探索一条安全可靠、简单易行、成本低廉、长效持久、复吸率低、无需专业人员操作和其他设施、戒毒人员自我戒治的中医按摩途径。”

  经过论证与实验,课题组初步创立了一套“中医按摩戒毒技术”。该技术主要参照中医按摩辩证归经、循经取穴的原理,在头面部、上肢部、下肢部选取了百会、印堂、曲池、内外关、足三里、三阴交等23个便于自我操作的穴位,由戒毒人员进行自我穴位按摩,并辅以静息调吸、双手搓面、干梳头、拍打经络、阴阳平衡法、达摩甩手法等辅助动作,推行戒毒人员每天按摩一小时。
图为戒毒学员在宿舍自我按摩。 杨艳敏 摄
图为戒毒学员在宿舍自我按摩。 杨艳敏 摄

  “任何一项创新改革都要付出艰辛努力,经历漫长过程,中医按摩戒毒技术亦如此。为此,我们明确提出允许质疑,但不许阻碍。”甘肃省戒毒管理局局长韩全利坦诚,项目实施之初,他们顶着不小的压力。能让他们坚持下去的信念,源于他们认同中医按摩戒毒可以唤醒戒毒人员自我戒毒的动机,实现由“要我戒”到“我要戒”、“我会戒”、“我能戒”的重大转变,进而提高戒毒工作水平。

  甘肃省戒毒管理局戒毒教育指导中心李文涛介绍,为了验证效果,2014年5月至9月,课题组随机抽样选择男性戒毒人员按摩组60人、对照组60人;女性戒毒人员55人、对照组55人作为研究对象,进行按摩前后及按摩与非按摩的对比研究。

  随后,兰州大学第一医院医学检验中心采取血液检测的方法,分按摩前、中、后三次对两组实验对象进行采血化验,发现中医按摩可以促进戒毒人员身体机能康复、促进他们稽延性戒毒症状缓解。

  另外,兰州大学信息技术与工程学院对经中医按摩后海洛因成瘾者静息态脑电功率谱研究表明,按摩对戒毒人员情绪冲动、焦虑不安等异常脑电改善明显;对他们生活兴趣减退、动力缺乏等精神病症状和行为及分裂性生活方式亦有作用。
图为戒毒学员记录的“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学习笔记。 杨艳敏 摄
图为戒毒学员记录的“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学习笔记。 杨艳敏 摄

  根据试点场所反馈情况,“中医按摩戒毒技术”课题组又吸纳了甘肃中医药大学、兰州大学第一医院、甘肃太昊职业培训学校的12名专家学者参与课题研究,并在甘肃6个强制戒毒隔离所抽选1685名戒毒人员扩大试点,并在他们知情的情况下,建立起实验信息数据库。

  近日,中新网记者先后走访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与该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看到,伴着轻松舒畅的音乐,戒毒人员正在进行中医按摩戒毒,他们神态专注、定穴准确、力道适度、动作整齐划一。此外,戒毒人员还将各自习练中医按摩戒毒的方法、效果与感受用周记的形式记录下来。

  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陈开林表示,甘肃首创“中医按摩戒毒技术”秉承原理自信、方法自信、效果自信原则,教育引导戒毒人员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其最大的好处在于重视“内力”自救,戒毒人员出所后,还能够进行自我按摩戒毒,避免了传统戒毒所戒断方法所外“失效”的尴尬。

  该所“戒毒典范”姚某已出所四个月,至今未再沾染毒品。在所期间,他刻苦学习中医按摩戒毒技术理论知识,遇到不理解的问题及时请教授课医师,认真做好笔记,克服吸毒对记忆力造成的损害,将中医按摩戒毒技术教材记得滚瓜烂熟,达到倒背如流的程度,还利用闲暇时间钻研按摩方法,熟练掌握了按、摩、揉、点、推、拿、捏等手法要领,出所时他的身体素质已有明显改善,可以一口气完成300多个俯卧撑。

  出所后,姚某联系到一家中医按摩诊所,一边学习中医按摩诊疗技术,一边在诊所医务人员的指导下帮助其他患者。很快,他的技术得到了患者的认可。

  “据统计,平均每位吸毒人员一年的毒资可达10万余元,严重危害社会安定。姚某的成功案例,见证了中医按摩戒毒技术科学性、简便性、实用性和推广应用前景性,它既让吸毒人员戒断了毒瘾、康复了身心,又让他们拥有一技之长就业谋生,其社会意义深刻。”陈开林认为。
图为男子戒毒学员在宿舍习练“中医按摩戒毒技术”。 杨艳敏 摄
图为男子戒毒学员在宿舍习练“中医按摩戒毒技术”。 杨艳敏 摄

  甘肃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22岁的学员王某告诉记者,去年5月她抱着好奇、尝试的心态接触到冰毒,吸食后让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非常兴奋。很快,就出现了头疼、嗜睡、渴望再次吸食毒品等现象,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染上毒瘾。

  “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并不难掌握,最关键在于理解每个穴位对于人体的作用。经过近一年的学习,我已经能够准确的找到穴位,而且头疼、睡眠问题均有所缓解,渐渐地也能静下心来了。我还年轻,中医按摩是一门技术,我想坚持学下去,出去后不仅能给父母按摩,也能重新找份工作。”王某憧憬道。

  甘肃省司法厅副厅长牛兴全评价,应用中医按摩技术戒毒是探索科学化戒毒的一次有益尝试,是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巩固戒断率、降低复吸率的一项重要实践,期待它早日形成一套科学有效的中医按摩戒毒规范体系。

  他还透露,目前“中医按摩戒毒技术在强制戒毒人员中的应用与研究”课题,已通过立项。值得一提的是,甘肃省不少强制戒毒所已探索建立起配合政府、社会组织、社区、家庭继续跟踪中医按摩戒毒效果的长效机制,鼓励戒毒人员出所后继续习练,让“中医按摩戒毒技术”成为终生受益、维持操守的“护身符”。(完)